高铁线路网 > 财经头条 >

[摘要]::必得科技逾期账款追净利 净现比直坠现金流被指异常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2020年第154次工作会议将于10月29日召开,审议江苏必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必得科技”)的首发上市申请。 

  必得科技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兴业证券。本次发行数量为2700万股,拟募集资金3.92亿元,其中,2.06亿元用于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扩产项目,6836.23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1.18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必得科技成立以来专注于中高速动车组列车、城轨列车等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车辆通风系统、电缆保护系统和智能控制撒砂系统等系统化、系列化产品及其他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王坚群直接持有必得科技71.11%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王坚群之妻刘英直接持有公司21.48%股份,间接持有公司1.37%股份。王坚群、刘英夫妇合计持有公司93.96%股份。  

  报告期内,王坚群一直担任必得科技董事长、总经理,刘英一直担任必得科技董事。综上,报告期内王坚群和刘英一直共同控制着公司的经营决策,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二人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必得科技“家族企业”和“夫妻店”的特征明显。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王坚群及刘英之子王恺、王坚群之兄王坚平和刘英弟媳李碧玉均在公司任职并持有股份,家族相关人员共计持股95.97%。在任职方面,刘英任公司董事、行政部部长,王恺任全资子公司郑州必得交通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必得”)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王坚平为公司行政部职工,李碧玉则出任监事会主席、采购部部长和郑州必得监事。 

  值得注意的是,必得科技在2015年至2019年股利分配5次,合计派发现金股利1.50亿元。另据财经网查询发现,公司分红的钱基本是到了实控人的“口袋”。2015—2016年,王坚群、刘英夫妇合计持有必得科技100%的股权。 

  2016年末至2019年末,必得科技资产总额分别为3.55亿元、4.55亿元、5.61亿元、5.95亿元;负债合计1.08亿元、1.36亿元、1.61亿元、1.25亿元。报告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29.48%、29.98%、28.19%、20.62%。 

  业绩方面,必得科技三年销售现金不敌营收。2016年至2019年,必得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91亿元、2.01亿元、2.83亿元、3.13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9556.33万元、1.69亿元、3.31亿元、2.59亿元。  

  同期,必得科技实现净利润6990.52万元、3563.28万元、1.06亿元和1.1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6754.81万元、6631.49万元、1.02亿元、1.07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51.84万元、2839.54万元、1.46亿元、4333.95万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6年至2019年,必得科技主营业务收现比率分别为0.50、0.84、1.17、0.83;净现比(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净利润)分别是0.14、0.80、1.38、0.39。 

  另外,必得科技现金流量也被指异常。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与2018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额中除了与本年度含税营收规模大致相同的部分之外,还应有一部分货款收回而流入的金额,即综合2018年含税营收32864.59万元及应收款项减少额4854.76万元,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流入金额应该达到37719.35万元才合理。 

  可事实上,2018年度必得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有33110.98万元,若冲抵2018年预收款项增加额87.62万元的影响,则与本年度营收相关的现金流量仅有33023.36万元,与理论上应该流入的37719.35万元现金流量相比,存在4695.99万元差额。 

  同样,2017年,必得科技全年含税营业收入有23569.14万元,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3277.31万元加上坏账准备1233.91万元的合计相比2016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新增了1997.92万元,两者综合后,理论上,与含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应为21571.22万元。可事实上,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有16873.50万元,若剔除预收款项增加额10.01万元的影响,与理论现金流入值相比,相差了4707.73万元。 

  报告期内,必得科技客户集中度较高,营收高度依赖中车系。2016年至2019年,必得科技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95.53%、96.46%和96.11%、95.29%,其中第一大客户中国中车下属各整车制造企业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4.36%、83.67%、86.14%和 87.27%。  

  证监会对于上述情况引起了关注,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充分说明中国中车系客户是否为关联方或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客户;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充分说明客户集中度是否符合行业特征,发行人与客户的合作关系具有一定的历史基础,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发行人采用公开、公平的手段或方式独立获取业务,相关的业务具有是否具有稳定性以及可持续性力等。 

  而高度依赖中车系给必得科技带来的是应收账款逾期比例的高企。 

  招股书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63亿元、1.64亿元和1.63亿元 ,占各年末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5.88%、29.23%和27.45%;公司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5663.69万元、8628.19万元、8320.57万元,占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32.26%、48.45%、46.83%。 

  截至2019年末,公司回款比例仅为16.31%。同年,公司应收账款逾期金额较大的客户主要是中国中车系及北京地铁,占比分别为47.29%、19.07%,二者合计占比为66.36%。 

  此外,必得科技存货也在逐年增加。2016年末至2019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426.98万元、9787.48万元、1.37亿元和1.5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8.11%、21.52%、24.32%和26.04%。 

  而必得科技存货周转率逐年下跌,且四年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均值。报告期内,公司存货周转率(次)分别为1.16、1.01、0.89、0.78;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1.95、1.95、2.03、1.95。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经济网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必得科技2019年6月19日报送的招股书与2020年4月21日报送的招股书中2017年、2018年两年多处数据“打架”,包括资产、负债、净利润、营业利润等多项核心数据。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必得科技,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制造商冲刺主板 

  必得科技成立以来专注于中高速动车组列车、城轨列车等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车辆通风系统、电缆保护系统和智能控制撒砂系统等系统化、系列化产品及其他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 

  必得科技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兴业证券。本次发行数量为2700万股,拟募集资金3.92亿元,其中,2.06亿元用于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扩产项目,6836.23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1.18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据财经网报道,招股书显示,在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扩产项目建成投产后,年均销售净利率为28.67%。不过,经财经网测算,公司近两年该产品的销售净利率为37.51%、35.21%。那么,公司拟IPO募投项目销售净利率低于公司现有业务的原因是什么呢? 

  此外,财经网注意到,公司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扩产项目信披疑似存在瑕疵。公司表示,上述募投项目达产后,公司将新增年产200套轨道交通车辆空调通风系统系列产品的生产能力。但据江阴日报2020年4月21日报道,公司上述项目达产后,将增加年产300套轨道机车车辆关键零部件的产能。 

  据了解,必得科技曾于2015年10月15日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为833643,交易方式为协议交易,国联证券为其主办券商。随后,必得科技于2017年8月31日起终止挂牌。2019年,必得科技启动A股上市之路,于同年6月19日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并获受理。 

  对于必得科技新三板终止挂牌,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说明终止挂牌的原因,是否受到行政处罚或行政监管措施、自律监管措施;是否存在或曾经存在股东超过200人的情形;发行人股份在新三板挂牌期间的交易情况、合法合规情况等。 

  夫妻二人持有公司93.96%股权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签署日,王坚群直接持有必得科技71.11%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王坚群之妻刘英直接持有公司21.48%股份,间接持有公司1.37%股份。王坚群、刘英夫妇合计持有公司93.96%股份。  

  报告期内,王坚群一直担任必得科技董事长、总经理,刘英一直担任必得科技董事。综上,报告期内王坚群和刘英一直共同控制着公司的经营决策,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二人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值得注意的是,必得科技“家族企业”和“夫妻店”的特征明显。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王坚群及刘英之子王恺、王坚群之兄王坚平和刘英弟媳李碧玉均在公司任职并持有股份,家族相关人员共计持股95.97%。在任职方面,刘英任公司董事、行政部部长,王恺任全资子公司郑州必得交通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必得”)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王坚平为公司行政部职工,李碧玉则出任监事会主席、采购部部长和郑州必得监事。 

  资料显示,必得科技正式成立于2002年8月27日,由王坚群与父亲王灿兴以自有资金出资设立,两人分别持有80%和20%的股权,此后王灿兴因身体原因退出公司经营,并将其持有的20%的股权转让给妻子徐荷英;经增资王坚群和母亲徐荷英分别持股60%和40%。2011年12月12日,徐荷英将其持有的40%股权转让给儿媳刘英,在股权几经腾挪后,必得科技也完成了从“父子店”“母子店”到“夫妻店”的转变。 

  对此,必得科技在招股书中也做出了风险提示。必得科技称,公司实控人王坚群及其配偶刘英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93.96%股权。按照本次计划发行股份数2700.00万股计算,本次公开发行后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降至70.47%,虽有所下降,但是仍然保持对公司的绝对控制地位。若公司实际控制人利用其对公司的控制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对公司在发展战略、经营决策、人事安排和利润分配等重大事宜施加不利影响,公司及中小股东面临利益受损的风险。  

  上市前股利分配5次达1.50亿元 

  据招股说明书,必得科技在2015年至2019年股利分配5次,合计派发现金股利1.50亿元。 

  必得科技于2016年5月4日召开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决定以公司2015年末总股本1000.00万股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20股并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15.00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股利1500.00万元。 

  必得科技于2017年5月5日召开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决定以公司2016年末总股本3000.00万股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15股并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10.00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股利3000.00万元。 

  必得科技于2018年8月10日召开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决定以公司2017年末总股本8100.00万股为基数,按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3.00元(含税),共计派发2017年度现金股利2430.00万元。 

  必得科技于2019年6月11日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决定以公司2018年末总股本8100.00万股为基数,按每1股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0.50元(含税),共计派发2018年度现金股利4050.00万元。 

  必得科技于2020年3月19日召开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决定以公司2019年末总股本8100.00万股为基数,按每1股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0.50元(含税),共计派发2019年度现金股利4050.00万元。 

  由此可见,必得科技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就持续现金分红。 

  另据财经网查询发现,公司分红的钱基本是到了实控人的“口袋”。2015—2016年,王坚群、刘英夫妇合计持有必得科技100%的股权。 

  负债全部为流动负债 2019年应付账款占6成 

  2016年末至2019年末,必得科技资产总额分别为3.55亿元、4.55亿元、5.61亿元、5.95亿元;负债合计1.08亿元、1.36亿元、1.61亿元、1.25亿元。报告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29.48%、29.98%、28.19%、20.62%。 

  同期,必得科技流动资产分别为3.04亿元、4.04亿元、5.08亿元和4.91亿元,非流动资产分别为5110.39万元、5110.07万元、5317.74万元和1.04亿元。同期,必得科技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分别为1930.56万元、5826.71万元、1.44亿元、6340.21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6.36%、14.43%、28.37%、12.90%。 

  

   

  报告期内,必得科技负债全部为流动负债,主要由应付票据、应付账款和应交税费构成。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公司应付票据分别1533.27万元、3955.95万元及2285.01万元,占当期期末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11.29%、24.60%及18.27%。公司应付票据主要系向供应商支付的原材料采购款。 

  必得科技应付账款主要系应付供应商的原材料采购款。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公司应付账款金额分别为7808.38万元、8347.53万元及7931.21万元,应付账款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57.47%、51.91%及63.43%。 

  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公司应交税费余额分别为2896.77万元、2744.60万元及1155.18万元,占当期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21.32%、17.07%及9.24%。 

  2016年末、2017年末、2019年末,公司短期借款的金额分别为100万元、1000万元和100万元。  

   

  三年销售现金不敌营收 

  2016年至2019年,必得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91亿元、2.01亿元、2.83亿元、3.13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9556.33万元、1.69亿元、3.31亿元、2.59亿元。  

  同期,必得科技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6754.81万元、6631.49万元、1.02亿元、1.07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51.84万元、2839.54万元、1.46亿元、4333.9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必得科技四年中有三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小于当期的营业收入。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6年至2019年,必得科技主营业务收现比率分别为0.50、0.84、1.17、0.83。 

  两版招股书多处数据“打架” 

  中国经济网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必得科技2019年6月19日报送的招股书与2020年4月21日报送的招股书中2017年、2018年两年多处数据“打架”,包括资产、负债、净利润、营业利润等多项核心数据。 

  2019年6月19日报送的招股书中,2017年和2018年资产总额分别为4.47亿元和5.56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1.27亿元、1.55亿元;2020年4月21日报送的招股书中,2017年和2018年资产总额分别为4.55亿元和5.61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1.36亿元、1.61亿元。 

   

  2019年6月19日报送 

   

  2020年4月21日报送 

  此外,2019年6月19日报送的招股书中,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677.14万元和10504.99万元,2020年4月21日报送的招股书中,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563.28万元、10595.31万元;两版招股书中2017年和2018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数据也对不上。

   

  2019年6月19日报送

   

  2020年4月21日报送 

  关于多处数据“打架”的原因,中国经济网记者已发函问询,并未收到回复。 

  客户集中度较高 营收高度依赖中车系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必得科技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95.53%、96.46%和96.11%、95.29%,其中第一大客户中国中车系客户占比超8成。 

  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必得科技对中国中车下属各整车制造企业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4.36%、83.67%、86.14%和 87.27%。  

  

  

   

  对此,必得科技表示,主营中高速动车组列车、城轨车辆等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下游客户主要为轨道交通车辆整车制造企业。而国内轨道交通车辆整车制造行业非常集中,在中高速动车组列车和城市轨道交通列车(低速动车组列车)制造领域,中国中车下属的各整车制造企业几乎占据了国内100%的市场份额。这种行业特性导致公司客户非常集中。 

  同时,必得科技还做出了提示性风险,目前,在公司产品涉及的领域,中国中车下属各整车制造企业独立采购,但是,如果未来中国中车下属各整车制造企业通过联合招标等集中采购方式选择供应商,进而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上述情况也受到了证监会的关注。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必得科技充分说明中国中车系客户是否为关联方或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客户;该集中是否可能招致对其未来持续盈利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重大疑虑,是否影响发行条件,如扣除该等客户集中的经营业绩后发行人是否仍符合发行条件;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充分说明客户集中度是否符合行业特征,发行人与客户的合作关系具有一定的历史基础,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发行人采用公开、公平的手段或方式独立获取业务,相关的业务具有是否具有稳定性以及可持续性力等。 

  应收账款现逾期 2019年末回款比例仅为16.31% 

  招股书显示,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86亿元、1.63亿元、1.64亿元和1.63亿元 ,占各年末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2.37%、35.88%、29.23%和27.45%,占比较高。 

  必得科技表示,公司客户主要为央企和大型地方国企,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可能性较小。报告期各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龄结构良好,1年以内账龄的应收账款占比均在80%左右。但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持续扩大,应收账款规模可能进一步增加,如果公司采取的收款措施不力或客户经营情况恶化,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风险可能增加。 

  2017年末至2019年末,必得科技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5663.69万元、8628.19万元、8320.57万元,占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32.26%、48.45%、46.83%。同期,公司回款比例也不断下滑,分别为90.91%、89.31%、16.31%。 

   

  必得科技方面给出的解释为,逾期应收账款比例较高,主要原因系公司客户以国有企业为主,其资金使用计划性强,审批流程复杂,存在付款晚于合同约定的情形。 

  截至2019年末,公司应收账款逾期金额较大的客户主要是中国中车系及北京地铁,占比分别为47.29%、19.07%,二者合计占比为66.36%。 

   

  此外,必得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分别为1.15、1.08、1.60、1.76;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2.01、1.82、1.88、1.74。 

   

  存货逐年增加 周转率四年低于同行可比均值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必得科技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426.98万元、9787.48万元、1.37亿元和1.5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8.11%、21.52%、24.32%和26.04%。 

  必得科技表示,公司下游客户对配套产品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要求很高,公司产品交付给客户并经对方装车调试、验收合格后,方能取得收入确认凭证确认收入。行业的特殊性及其产品特征决定了下游客户的生产周期和回款周期较长,进而导致公司与客户的结算周期较长。这导致公司发出商品占款较多,存货周转周期较长。 

  从各期末存货结构上看,必得科技存货主要由发出商品、原材料和库存商品构成,上述三项合计占公司存货账面价值的比例分别为95.59%、94.07%、96.01%及95.48%。其中,公司发出商品账面价值分别为3942.15万元、6843.22万元、1.06亿元及1.20亿,占存货账面价值的比例分别为61.34%、69.92%、77.45%及77.28%。 

   

  此外,必得科技存货周转率连续下跌,且四年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均值。报告期内,公司存货周转率(次)分别为1.16、1.01、0.89、0.78;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1.95、1.95、2.03、1.95。  

  

   

  毛利率波动较大 波动趋势与行业相反 

  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度,必得科技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8.72%、62.37%和63.00%,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8.55%、62.29%、62.86%。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轨道交通领域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52.76%、49.71%、47.90%。 

   

  据财经网报道,新三板公告显示,2014—2016年,公司综合毛利率为39.29%、43.06%、42.70%,与目前同行可比公司几乎一致。那么,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骤然提高的原因是什么? 

  对于必得科技毛利率,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也提出质疑,要求公司结合相关因素,对主要产品分别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关产品进行毛利率对比分析,并结合产品、销售模式等相关因素的具体差异进一步详细分析公司主要产品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的原因及合理性;结合公司与同行业的差异情况,分析披露发行人毛利率波动趋势与同行业公司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 

  公司独董身兼数职 

  据招股说明书,必得科技在披露关联方时,对独立董事徐作骏也做了披露,报告期内与徐作骏有关的公司多达8家。 

  其中,公司独立董事徐作骏的兼职单位有7家,分别为江阴中天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江阴纳尔捷机器人有限公司、江阴骏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江阴天华科技有限公司、天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江阴分所、江阴江化微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睢县骏友服装店。 

  此外,江阴骏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徐作骏持有51.00%的公司。 

  

   

  第一二大供应商参保零人  

  招股书显示,常州硕诚软塑料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与其关联企业江阴市硕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为必得科技第一大供应商。 

   

  据了解,作为必得科技的长年供应商的常州硕诚软塑料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参保人数为零人,而其关联企业江阴市硕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参保人数也为零人。 

  此外,必得科技第二大供应商江阴市龙游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注册于2017年3月2日,2017年、2018年参保人数零人,2019年参保人数5人。其相关企业江阴市南闸龙游机械制造厂则为个体工商户,资金金额6万,员工人数2人。而值得一提的是,江阴市龙游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成立当年,必得科技对其采购额度为1071.78万元占比10.57%。 

  关于必得科技选择供应商的标准,以及对于员工人数2人的供应商成立当年,公司就大额采购是否合理,中国经济网已发函询问,截至发稿公司为给予答复。 

  可疑的现金流量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必得科技财务报表所披露的数据也是存在一定瑕疵的。 

  招股书显示,2018年必得科技的货币资金出现了大幅增长,由年初的5826.71万元上升至年末的1.44亿元(如表1所示),新增货币资金8000万元。对于如此大额的货币资金来源,招股书解释是“业务规模大幅提高,同时,货款回笼较好”所致,而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也显示,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6亿元。 

   

  可问题在于,必得科技真的有这么多现金流入吗? 

  2018年,必得科技营业收入28250.36万元,以5月1日税率调整为界,此日期前按月均收入17%税率而此后按16%税率考虑增值税,则当年含税营业收入为32864.59万元。在此基础上,收现的含税营业收入必然导致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而未收现的部分则形成同等规模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由此形成一个合理的勾稽关系。 

  其中,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年末必得科技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有18259.08万元,这是剔除坏账准备之后的账面价值,若加回已经计提的1397.38万元坏账准备,则可知应收款项的余额为19656.46万元。与上一年年末的应收款项余额24511.22万元相比,出现了4854.76万元的减少,而这一结果或许就是招股书所说的“货款回笼较好”的理由。 

  因此,与2018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额中除了与本年度含税营收规模大致相同的部分之外,还应有一部分货款收回而流入的金额,即综合2018年含税营收32864.59万元及应收款项减少额4854.76万元,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流入金额应该达到37719.35万元才合理。 

  可事实上,2018年度必得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有33110.98万元,若冲抵2018年预收款项增加额87.62万元的影响,则与本年度营收相关的现金流量仅有33023.36万元,与理论上应该流入的37719.35万元现金流量相比,存在4695.99万元差额。 

  同样,与2017年必得科技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也是存在一定异常的。2017年,必得科技全年含税营业收入有23569.14万元,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3277.31万元加上坏账准备1233.91万元的合计相比2016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新增了1997.92万元,两者综合后,理论上,与含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应为21571.22万元就可以了。 

  可事实上,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有16873.50万元,若剔除预收款项增加额10.01万元的影响,与理论现金流入值相比,相差了4707.73万元。 

  除了上述财务数据勾稽上的问题,还需要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2016年年末必得科技的货币资金只有1930.56万元,相比之下,2018年年末1.44亿元的货币资金是远多于两年前的金额,在正常情况下,2018年由货币资金存放于银行等事项所带来的利息收入应该明显高于2016年的利息收入才合理的,可事实上,2018年利息收入只有15.44万元,少于2016年利息收入18.33万元。 

  虽说仅从利息收入的变化难以看出货币资金在全年各时间段的变化情况,也难以说明其中是否存在异常情况,但是,年末账上有巨额货币资金却只有少量利息收入,还是能够说明公司绝大部分资金在账上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很可能是年末集中入账所致。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产生了这一状况,是否与上述分析营业收入现金流量异常的情况相关呢?对此,还是需要必得科技披露更多的信息才可释疑。 

   

  内控不规范 曾陷“粉饰业绩”质疑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必得科技方面表示,挂牌新三板期间,公司在信息披露的准确性、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决策等方面存在一定的瑕疵,但未曾因此受到处罚,并且均已整改。 

  在公司经营管理中,王坚群及刘英夫妻的高度集权,也让必得科技内部控制不规范问题频发。 

  在证监会反馈意见中,必得科技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内部控制问题备受关注,在2017年至2019年存在转贷、不规范使用票据、员工及关联方资金往来等问题,且在新三板上市期间未及时充分披露。例如,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期间,王坚群、刘英为公司合计6000万元的银行借款提供担保,但未提交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同时,公司于2015年12月2日至2016年1月29日期间,先后多次利用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3050万元,同样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 

  公司可能存在的与关联方或第三方直接进行资金拆借、因外销业务需要通过关联方或第三方代收货款、利用个人账户对外收付款项、出借公司账户为他人收付款项等情形,也让公司陷入可能通过体外资金循环粉饰业绩的质疑。 

  资料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共有4笔金额合计4000万元的转贷,先后通过全资子公司必畅商贸转入公司账户后用于日常经营,公司在现金流和采购信息方面存在数据异常。 

  必得科技方面对此表示,公司在取得上述借款后按照合同约定用于采购原材料等日常经营,不存在通过体外资金循环粉饰业绩的情形;同时已按期、足额偿还上述借款的本金和利息,与借款银行之间无纠纷。 

  此外,必得科技还存在向董监高、员工等提供借款的情形。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公司为提高员工对公司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增强员工与公司之间的黏性,公司为符合一定条件的员工提供借款,解决员工偶发的资金需求,曾向董监高人员及普通员工提供了10次短期贷。 

  2017年6月以后,公司未再向员工、关联方或其他第三方提供过借款。 

  必得科技方面表示,挂牌新三板期间,公司在信息披露的准确性、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决策等方面存在一定的瑕疵,但未曾因此受到处罚,并且均已整改。 

关键词:,

标  签:

同类资讯

  1. 森霸传感跌11% 申万菱信旗下基金位列第六大流通股东
    2020-11-10 23:14

    森霸传感跌11% 申万菱信旗下基金位列第六大流通股东..

  2. 国联股份跌停 上个月东吴证券西部证券研报喊买入
    2020-11-05 01:27

    国联股份跌停 上个月东吴证券西部证券研报喊买入..

  3. 金徽酒跌停 甘肃长城兴陇丝路基金与私募明汯投资持股
    2020-10-30 11:17

    金徽酒跌停 甘肃长城兴陇丝路基金与私募明汯投资持股..

  4. 华胜天成前三季度扣非净利亏损2.7亿元 股价大跌9.88%
    2020-10-30 11:17

    华胜天成前三季度扣非净利亏损2.7亿元 股价大跌9.88%..

  5. 华西证券前三季度净利15亿元 支付给职工现金12亿元
    2020-11-07 07:47

    华西证券前三季度净利15亿元 支付给职工现金12亿元..

  6. 2020-11-10 23:14

    财富嘉资产遭责令改正 存未对基金进行备案等5项违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