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线路网 > 财经头条 >

[摘要]::康鹏科技污染“常客”连事故 净利猛跌分红实控人4.5亿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3月17日,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鹏科技”)首发申请将上会。康鹏科技拟在上交所科创板发行股票不超过9000万股(不含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发行的股票数量),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主承销商)是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康鹏科技拟募集资金7亿元,其中2亿元用于“含氟新材料生产基地建设项目”、1.65亿元用于“新型液晶显示材料生产项目”、1.50亿元用于“新建农药原药及医药中间体项目”、3500万元用于“年产250吨动力电池材料硫酸二醇酯系列产品项目”、1.5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康鹏科技分别于2019年12月25日和和2021年3月10日披露招股书的申报稿和上会稿。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这2版招股书中,康鹏科技2018年财务数据前后不一。

  2019年版招股书显示,2018年,康鹏科技营业收入为70,443.43万元,净利润为32,916.9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801.15万元。

  2021年版招股书显示,2018年,康鹏科技营业收入为70,831.90万元,与前版营收数据差388.47万元;净利润为32,555.23万元,与前版净利数据差-361.7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430.51万元,与前版数据差-370.64万元。

  康鹏科技业绩连降,2年净利跌幅达71.55%。据2021年版招股书,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营业收入为7.08亿元、6.87亿元、6.29亿元,净利润为3.26亿元、1.43亿元、0.93亿元。

  2019年、2020年,康鹏科技营业收入分别同比下降2.97%、8.45%,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56.14%、35.15%。

  截至2020年末,康鹏科技货币资金仅1.97亿元,但有息负债为2.52亿元。

  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资产总计分别为13.24亿元、15.61亿元、18.21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合计分别为8.12亿元、7.02亿元、6.82亿元。各期,康鹏科技货币资金分别为3.90亿元、2.75亿元、1.97亿元。

  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负债合计分别为4.10亿元、5.33亿元、6.9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分别为3.90亿元、4.03亿元、5.73亿元。

  各期,康鹏科技短期借款分别为1.57亿元、7174.00万元、9863.61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964.00万元、0元、2920.00万元,长期借款分别为1999.00万元、1.29亿元、1.24亿元。据此计算,各期末,康鹏科技有息负债合计分别为1.97亿元、2.01亿元、2.52亿元。

  康鹏科技2018年、2019年决议分红合计6.21亿元,按本次发行前杨建华家族72.16%的持股比例计算,杨建华一家三口落袋4.48亿元。值得注意是的,2018年-2019年,康鹏科技净利润合计才5.61亿元。

  去年,康鹏科技子公司发生2起安全事故,造成1人死亡,还发生一起环保违法事项。

  2020年2月24日,子公司衢州康鹏精馏辅助五车间内发生生产安全事故,一名操作工人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中毒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

  前述事故发生仅2个月后,衢州康鹏再发生一起安全事故。2020年4月22日,处于试生产运行中的衢州康鹏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发生冲料事故。精馏后高沸物系衢州康鹏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液态废弃物,此处理釜主要用于对其进行中和处置。事故主要导致该反应釜毁损及部分周边管线损坏,但未造成起火、环境污染及人员伤亡。

  去年,康鹏科技子公司浙江华晶发生一起排放超标相关环境违法事项。2020年5月,浙江华晶因厂区末端废气处理设施排口及三车间废气处理设施排口甲苯浓度超标,被衢州市生态环境局罚款26万元。

  康鹏科技招股书表示,公司报告期内发生两起安全生产事故和一起环保违法事项,相关内控存在一定缺陷,发行人已及时整改完毕;同时报告期内公司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主要产品LiFSI收入受衢州康鹏停产影响存在波动。

  此外,2016至2017年,康鹏科技3次因环保违法被处罚,其实控人原控制企业曾因环境违法罪17人受到刑事处罚。康鹏科技实控人杨建华家族控制企业成为“污染常客”。

  2016年4月,因超标排放废水,康鹏科技子公司浙江华晶被衢州市环保局责令改正环境违法行为,罚款2.8万元。2016年6月,浙江华晶因超标排放污水,被衢州市环保局责令改正环境违法行为,罚款0.5万元。2017年9月,康鹏科技子公司上海万溯因四车间、八车间和危化品仓库有挥发性有机物废气产生,未安装污染物防治设施,车间及仓库未密封,被上海市奉贤区环境保护局罚款6万元。

  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原控制的企业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兴康鹏”)曾存在环保重大违法违规行为。2014年4月至2015年4月期间,泰兴康鹏相关业务人员委托无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第三方处置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酸,后由受托方排放至河中。

  2016年12月26日,东台市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2016)苏0981刑初148号),对张百锋等17名被告人作出刑事处罚判决,其中针对泰兴康鹏的违法行为,因泰兴康鹏委托无资质的第三方处置危险废物,东台市人民法院认定泰兴康鹏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十万元。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相关判决结果未涉及公司原控股股东Wisecon,泰兴康鹏上述违法违规行为不涉及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构成本次发行上市的实质性障碍。

  泰兴康鹏原系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杨建华通过Wisecon控制的企业,泰兴康鹏原股东Wisecon于2019年3月对外转让该公司100%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泰兴康鹏不仅曾是康鹏科技的第一大供应商、第一大外协厂商,还是康鹏科技的客户,与康鹏科技存在资金拆借、转贷等。

  据环球网报道,粗略计算,2016年-2019年上半年三年半以来康鹏科技与十余家关联企业发生关联交易金额合计已达到5.34亿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康鹏科技,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含氟精细化学品制造商半路改道科创板 拟募资7亿元

  康鹏科技是含氟精细化学品制造商,主要从事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医药化学品和有机硅材料等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8年-2020年,显示材料收入占康鹏科技主要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6.34%、49.50%、51.49%,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收入占比分别为21.52%、24.89%、21.60%,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收入占比分别为22.14%、25.60%、26.92%。

  

  康鹏科技的控股股东为欧常投资,实际控制人为杨建华家族,即杨建华、查月珍及杨重博。杨建华与查月珍为夫妻关系,杨建华、查月珍与杨重博分别为父子、母子关系。

  杨建华家族通过欧常投资、琴欧投资、冀幸投资、朝修投资和顾宜投资分别控制公司本次发行前50.00%、16.36%、2.80%、1.50%和1.50%的股份,合计控制公司72.16%股份。

  杨建华现任康鹏科技董事长,杨重博任康鹏科技董事、董事会秘书,杨建华一家三口简历如下:

  杨建华:男,1955年1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博士研究生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88年至1990年,任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万凯化学副总经理;1990年至1993年,任美国西方化学公司研究发展部研究员;1993年至1996年,任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高级职称评定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新材料基地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1996年11月至2014年4月,任康鹏有限董事长、总裁;2014年5月至2018年10月,任康鹏有限执行董事;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任康鹏有限董事长;2019年1月至今,任发行人董事长。

  杨重博,男,1987年10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硕士研究生学历。2013年7月至2014年6月,任T3TradingLLC交易员;2014年10月至2016年4月,任春华资本集团分析师;2016年5月至2017年12月,任华住酒店集团资本市场部高级经理;2018年1月至2018年11月,任康鹏有限资本市场部总监;2018年11月至2019年1月,任康鹏有限董事、资本市场部总监;2019年1月至今,任康鹏科技董事、董事会秘书。

  查月珍,女,1961年6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硕士研究生学历。1994年5月至1998年5月,任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8年6月至2007年8月,任上海计量技术研究院高级工程师;2007年9月至2016年5月,于上海康奇投资有限公司任职;2016年6月至今,退休。

  康鹏科技拟在上交所科创板发行股票不超过9000万股(不含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发行的股票数量),且不低于本次发行完成后公司股份总数的10%。公司和主承销商可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发行股票数量不得超过本次发行股票数量(不含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发行的股票数量)的15%。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主承销商)是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康鹏科技拟募集资金7亿元,其中2亿元用于“含氟新材料生产基地建设项目”、1.65亿元用于“新型液晶显示材料生产项目”、1.50亿元用于“新建农药原药及医药中间体项目”、3500万元用于“年产250吨动力电池材料硫酸二醇酯系列产品项目”、1.5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康鹏科技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一)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据科创板日报,康鹏科技原拟申报上市的板块为主板,后变更为科创板。

  2018年财务数据2个版本

  康鹏科技分别于2019年12月25日和和2021年3月10日披露招股书的申报稿和上会稿。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这2版招股书中,康鹏科技2018年财务数据前后不一。

  2019年版招股书显示,2018年,康鹏科技营业收入为70,443.43万元,净利润为32,916.9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801.15万元。

  

  2021年版招股书显示,2018年,康鹏科技营业收入为70,831.90万元,与前版营收数据差388.47万元;净利润为32,555.23万元,与前版净利数据差-361.7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430.51万元,与前版数据差-370.64万元。

  

  此外,两版招股书中资产总额、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等数据也全部前后不一。

  营收净利连降2年 2年净利跌71%

  康鹏科技业绩连降,2年净利跌幅达71.55%。据2021年版招股书,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营业收入为7.08亿元、6.87亿元、6.29亿元,净利润为3.26亿元、1.43亿元、0.93亿元。

  2019年、2020年,康鹏科技营业收入分别同比下降2.97%、8.45%,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56.14%、35.15%。

  

  据康鹏科技招股书,公司2018年度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销售净利率等财务数据均高于其他年度,主要因当年公司将名下位于武威路200号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连同该地块的地上建筑物和设施)交由上海市普陀区土地发展中心及上海桃浦科技智慧城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进行收储,由此产生处置利得2.02亿元,因而导致上述盈利能力指标较高。报告期各期,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852.45万元、12092.48万元和8160.14万元。2020年,公司各项盈利数据(除毛利率外)均低于上年,主要因受到新冠疫情、衢州康鹏停工停产等多重因素影响。

  毛利率V型反转

  康鹏科技毛利率走势呈V型反转,2019年下滑,2020年回升。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30%、38.41%和43.09%。

  

  各期,康鹏科技第一大营收产品显示材料的毛利率分别为45.78%、41.78%和45.09%,同行2018年、2019年显示材料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3.71%、35.41%。

  据康鹏科技招股书,公司2019年显示材料毛利率略有下降,主要因公司与江苏和成、八亿时空等国内客户尚处于业务合作初步阶段,为国内客户新开发产品并进行小批量销售的成本较高,因此公司向国内客户销售的毛利率较低。2020年,受益于工艺改进、产品成本控制、外销产品出口退税率上升、销售产品类别变化等因素,显示材料毛利率相较上年有所上升。公司显示材料毛利率与万润股份、永太科技存在一定差异,主要原因是各家公司所披露产品类别的口径不同。

  去年研发费用5211万元 销售费用1219万元

  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研发费用分别为4305.68万元、5048.04万元和5210.6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08%、7.35%、8.28%。

  

  康鹏科技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1.46亿元,累计研发投入占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7.19%,行业平均值为5.11%。

  

  康鹏科技招股书表示,公司报告期内高度重视研发创新工作,持续保持研发投入,因此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销售费用分别为1115.14万元、1382.87万元、1218.52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57%、2.01%、1.94%。2018年、2019年,同行销售费用率均值分别为4.66%、3.87%。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率低于同行业公司平均水平,主要因公司成立较早,销售渠道较为稳定,历史上已与重要终端客户日本JNC、德国默克等形成了长期合作关系,因此公司报告期内用于拓展市场的销售人员薪酬费用、广告展览费、市场开发费用等支出低于同行业公司。

  去年末有息借款2.5亿 货币资金不足2亿

  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资产总计分别为13.24亿元、15.61亿元、18.21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合计分别为8.12亿元、7.02亿元、6.82亿元。

  

  各期,康鹏科技货币资金分别为3.90亿元、2.75亿元、1.97亿元。

  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负债合计分别为4.10亿元、5.33亿元、6.9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分别为3.90亿元、4.03亿元、5.73亿元。

  

  各期,康鹏科技短期借款分别为1.57亿元、7174.00万元、9863.61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964.00万元、0元、2920.00万元,长期借款分别为1999.00万元、1.29亿元、1.24亿元。

  据此计算,各期末,康鹏科技有息负债合计分别为1.97亿元、2.01亿元、2.52亿元。

  2年分红6.2亿 杨建华一家落袋4.5亿

  康鹏科技2018年、2019年决议分红合计6.21亿元,按本次发行前杨建华家族72.16%的持股比例计算,杨建华一家三口落袋4.48亿元。

  值得注意是的,2018年-2019年,康鹏科技净利润合计才5.61亿元。

  2018年3月1日、2018年5月31日、2018年6月19日,公司股东会分别批准向时任股东Wisecon分配现金利润人民币21,000.00万元、人民币23,867.18万元、人民币9,236.06万元,并均已支付完毕。

  2018年11月29日,公司股东会批准向欧常投资、琴欧投资等全体股东分配现金股利合计人民币5,000.00万元,并于2019年1月支付完毕。

  2019年6月28日,公司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股利合计人民币3,000.00万元,上述现金股利已于2019年7月支付完毕。

  2020年末应收账款1.8亿元 计提坏账准备929万元

  2018年-2020年各期末,康鹏科技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43亿元、1.74亿元和1.85亿元,各期末坏账准备计提金额分别为800.99万元、887.85万元和928.78万元。

  

  公司应收账款在营收下滑的背景下依然上涨。2018年、2019年、2020年,康鹏科技应收账款增长率分别为37.67%、22.13%、6.10%,同期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10.59%、-2.97%、-8.45%。各期,康鹏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0.15%、25.37%、29.40%。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公司应收账款金额有所增长,一方面是因2019年发行人部分信用期较长的境内业务收入规模较上一年度上升,另一方面是因公司2020年下半年收入金额及占比均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使得年末显示材料等客户的应收账款金额较高。未来若市场环境发生不利变化或部分客户出现经营风险而不能按时回款,公司可能存在因坏账损失增加导致经营业绩下滑的风险。

  各期,康鹏科技逾期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383.52万元、2640.16万元、3149.97万元。

  

  康鹏科技招股书表示,报告期各期末,发行人应收账款中存在部分逾期的情形,主要因部分客户尚在履行付款流程、临时性资金周转较慢等原因,导致该部分款项未能及时收回。报告期内,发行人对应收账款余额以及账款账龄进行持续监控,以把控整体信用风险。

  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逐年下滑。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75次、4.33次、3.50次。各期,公司第一大营收产品显示材料业务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6.82次、6.54次、4.36次。2018年、2019年,同行业公司显示材料业务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5.48次、5.86次。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2018年和2019年,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公司应收账款回款速度较快,应收账款周转率高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报告期内,公司显示材料业务应收账款周转率呈下降趋势,主要是因为:公司与日本中村、德国默克等客户存在长期合作关系,此类客户的信用期较短;近年来,公司积极与江苏和成等国内液晶生产厂商开展合作,同时报告期内发行人通过东方国际销售至苏州JNC的收入逐年增长,因信用期较长的境内业务收入规模有所上升,导致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增幅较高;此外,2020年显示材料业务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2018年及2019年,亦受到收入变动的影响,自新冠疫情以来显示材料产品销售情况逐步恢复,相关销售收入在下半年及第四季度的占比较高,且东方国际国内业务与发行人约定的付款信用期较长,因而导致年末应收显示材料客户的账款规模较高。

  2020年末存货2.5亿元 计提跌价准备3761万元

  2018年-2020年各期末,康鹏科技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2.51亿元、2.41亿元和2.53亿元,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14.74%、15.14%和14.84%,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3698.62万元、3644.67万元、3760.96万元。其中库存商品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为1836.61万元、2168.46万元、2126.25万元,相对高于其他存货类别,其跌价计提比例均超过19%。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公司库存商品跌价准备计提金额及比例较高,主要是部分非主要销售产品因尚处于研发中试阶段、客户需求变化等因素,公司预计其可变现净值低于存货成本,因而计提了较高金额的跌价准备。2020年末半成品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为1269.70万元,主要因部分显示材料及医药产品受市场及客户需求变化、市场价格下滑等因素影响,相应半成品计提了较高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因而当年末计提金额相对较高。除此之外,公司各业务类型中的核心产品并未出现明显的减值迹象,跌价减值风险较小。未来年度若部分存货受市场需求环境变化、市场价格下滑等因素影响,发行人可能面临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仍较高的风险。

  2018年-2020年,康鹏科技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69、1.73、1.45。2018年、2019年,同行业公司存货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3.30、3.11。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报告期内,公司存货周转率较低,是因为:①公司所生产的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的生产工艺较为复杂,所需的生产步骤较一般中间体多,杂质等相关方面的控制要求也高于医药中间体、农药中间体等,导致公司产品的生产周期较长,期末尚未形成最终产品的在产品和半成品数量较多。②公司为保证发货的及时性,尤其是满足日本JNC、德国默克等海外客户或终端客户的生产需求,公司生产部门往往会根据下游客户或终端客户的预期采购需求,进行提前生产。因此,公司期末存在一定的备货库存量。③化工生产设备的通用性较高,可根据不同产品进行切换,但由于不同产品的切换需要协调相关设备、重新清洗反应容器、设定反应条件等,导致产品切换具有一定成本,因此公司会根据产品的市场需求以及库存情况,对部分生产工艺较长、预期下一年度会产生销售的产品进行主动备货。

  去年2起安全事故死1人1起保违法 自认内控存缺陷

  去年,康鹏科技子公司发生2起安全事故,造成1人死亡,还发生一起环保违法事项。

  2020年2月24日,子公司衢州康鹏精馏辅助五车间内发生生产安全事故,一名操作工人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中毒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8月28日,衢州市应急管理局已就“224”事故分别向衢州康鹏、衢州康鹏法定代表人彭勇以及当班主操祝超出具《行政处罚告知书》,对衢州康鹏处以2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对衢州康鹏法定代表人彭勇处以7.26万元(2019年年收入的30%)罚款的行政处罚,对当班主操祝超处以警告,并处于0.6万元的行政处罚。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该事故主要系衢州康鹏五车间精馏装置的操作人员在对一批混杂有LiFSI(新能源电池新型电解质“双氟磺酰亚胺锂盐”)产品的使用后溶剂进行加热精馏回收时,未能妥善管控加热蒸汽导致精馏塔温度超标,其中混杂的LiFSI产品过热分解产生氟化氢,并与少量水分混合形成氢氟酸。收集物料的一名操作工在将精馏回收后溶剂导出至铁桶中时,未按照公司内部操作要求佩戴防毒面具、降低装置中的气压、将软管通过卡扣与铁棒连接插入桶内,而是直接将软管插入桶口。在溶剂导出完毕时,未接插铁棒的软管在装置中气压的作用下从桶口甩出,浮于溶剂上方的氢氟酸从软管喷出导致当事操作工灼伤、吸入中毒死亡。

  前述事故发生仅2个月后,衢州康鹏再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2020年4月22日,处于试生产运行中的衢州康鹏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发生冲料事故。精馏后高沸物系衢州康鹏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液态废弃物,此处理釜主要用于对其进行中和处置。事故主要导致该反应釜毁损及部分周边管线损坏,但未造成起火、环境污染及人员伤亡。

  招股书称,该事故主要系衢州康鹏第七车间操作人员向碱性水溶液中,滴加酸性精馏后残留的沸点较高的物质(以下简称“精馏后高沸物”)时数量过多而发生。该物质系生产中所产生的液态废弃物,拟根据内部操作规程处置后排入污水处理站作进一步处理。内部操作规程规定工人应分批滴加中和并散热降温,但当时工人在打开滴加阀门后未及时关闭阀门,精馏后高沸物短时间内大量滴加至处理釜,导致用于中和的碱性水溶液量不足,形成精馏后高沸物水溶液。在中和反应的放热作用下,该溶液达到分解温度发生分解并形成釜内压力,进而导致该处理釜发生爆炸冲料事故。

  受两起事故影响,衢州康鹏2020年存在停工停产的情形并于2020年8月复产。

  2020年,衢州康鹏营业收入为1.54亿元,净利润为-1789.08万元。

  此外,去年,康鹏科技子公司浙江华晶发生一起排放超标相关环境违法事项。

  2020年5月,浙江华晶因厂区末端废气处理设施排口及三车间废气处理设施排口甲苯浓度超标,被衢州市生态环境局罚款26万元。

  康鹏科技招股书表示,公司报告期内发生两起安全生产事故和一起环保违法事项,相关内控存在一定缺陷,发行人已及时整改完毕;同时报告期内公司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主要产品LiFSI收入受衢州康鹏停产影响存在波动。

  2016年、2017年遭行政处罚7次 其中3次环保违法

  发行人于2016年至2017年期间存在多项行政处罚。

  2016年4月,因超标排放废水,康鹏科技子公司浙江华晶被衢州市环保局责令改正环境违法行为,罚款2.8万元。

  2016年6月,浙江华晶因超标排放污水,被衢州市环保局责令改正环境违法行为,罚款0.5万元。

  2016年8月,浙江华晶因一号车间消火栓内无水,被衢州市公安消防支队柯山大队罚款0.1万元。

  2017年7月,康鹏科技前身康鹏有限因消防设施未保持完好有效,被上海市普陀区公安消防支队罚款4万元。

  2017年9月,康鹏科技子公司上海万溯因四车间、八车间和危化品仓库有挥发性有机物废气产生,未安装污染物防治设施,车间及仓库未密封,被上海市奉贤区环境保护局罚款6万元。

  2017年8月,上海万溯因未向规划和土地管理部门申请建设工程放样复验,被上海市奉贤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罚款0.2万元。

  2017年10月,浙江华晶因未在规定时间内将购买易制爆危险化学品(硝酸)的品种、数量以及流向信息报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备案,被衢州市公安局柯山分局罚款0.2万元。

  实控人原控制企业被判污染环境罪 公司与该企业关联交易繁多

  除了自身存在违法行为,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原控制的企业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兴康鹏”)曾存在环保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2014年4月至2015年4月期间,泰兴康鹏相关业务人员委托无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第三方处置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酸,后由受托方排放至河中。

  2016年12月26日,东台市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2016)苏0981刑初148号),对张百锋等17名被告人作出刑事处罚判决,其中针对泰兴康鹏的违法行为,因泰兴康鹏委托无资质的第三方处置危险废物,东台市人民法院认定泰兴康鹏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十万元。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相关判决结果未涉及公司原控股股东Wisecon,泰兴康鹏上述违法违规行为不涉及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构成本次发行上市的实质性障碍。

  泰兴康鹏原系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杨建华通过Wisecon控制的企业,泰兴康鹏原股东Wisecon于2019年3月对外转让该公司100%股权。

  泰兴康鹏已于2020年初停止生产,除保留少量必要人员处理厂区善后事宜外,其他生产员工予以遣散,并支付了员工补偿。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泰兴康鹏持续保持停产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泰兴康鹏不仅曾是康鹏科技的第一大供应商、第一大外协厂商,还是康鹏科技的客户,与康鹏科技存在资金拆借、转贷等。

  据康鹏科技2019年版招股书,泰兴康鹏为康鹏科技2016年第二大外协厂商,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第一大大外协厂商,外协总金额分别为2053.41万元、3124.57万元、3817.12万元、648.67万元。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2019年3月泰兴康鹏转让后,公司停止了对泰兴康鹏的外协生产订单,公司对泰兴康鹏的外协采购金额下降。

  2016年至2018年,泰兴康鹏均为康鹏科技第一大供应商,2019年为第三大供应商。2016年-2019年上半年,康鹏科技向泰兴康鹏采购金额分别为3172.68万元、3382.05万元、3185.86万元、810.43万元,占各期总额比重分别为15.53%、14.72%、11.53%、7.56%。

  

  在2019年3月Wisecon对外转让泰兴康鹏股权后,由于执行尾单或泰兴康鹏清理库存的需要,康鹏科技通过供应商向泰兴康鹏进行采购,向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623.16万元。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康鹏科技向泰兴康鹏出售商品615.33万元、672.23万元、574.50万元、957.66万元。

  

  2015年、2016年,康鹏科技3次为泰兴康鹏提供担保,最高担保金额分别为3500万元、4000万元、3500万元。

  

  2016年-2018年,公司向泰兴康鹏拆出资金分别增加6500万元、1519万元、519万元。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公司与泰兴康鹏之间的资金拆出发生时,双方均为Chemspec International下属子公司,上述拆出情况属于子公司间的资金调拨,均以集团内业务发展需要为目的,已经发行人内部审批决策。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述关联方资金拆借均已清偿。

  2016年、2017年,银行为泰兴康鹏发放贷款时,存在由银行受托支付予发行人的情况,发行人在收到相关贷款后将资金转入泰兴康鹏银行账户。2016年、2017年,前述转贷行为涉及的金额分别为4500万元及5000万元。

  康鹏科技招股书表示,针对上述转贷情况,发行人加强相关内控管理要求,规范相关资金管理制度,2017年7月之后未再发生相关行为。

  此外,2011年4月,公司与泰兴康鹏签署《专利许可使用合同》,将其拥有的专利“4-溴-2,6-二氟苯甲酸的制备方法”和“一种二氟苯烷基醚的制备方法”许可给泰兴康鹏使用,许可费用合计为60万元,有效期至2021年4月5日。2019年5月,康鹏科技与泰兴康鹏签署《专利实施许可合同提前解除协议》,约定提前终止前述专利许可合同。

  关联交易凶猛

  2018年-2019年,康鹏科技向关联方采购金额分别为1.10亿元、2464.47万元、732.97万元;向关联方出售商品、提供劳务金额分别为4123.79万元、3107.75万元、1626.16万元;向关联方出租金额分别为1237.57万元、1336.75万元、1387.33万元;向关联方承租金额分别为158.96万元、650.45万元、664.19万元。

  

  

  

  

  2017年-2020年,杨建华5度为康鹏科技提供担保,最高担保金额分别为9000万元、6000万元、5000万元、3000万元、5000万元。

  

  2018年,康鹏科技向关联方拆出资金期初余额为4000万元,本期增加351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康鹏科技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上海耐恩委托康鹏科技子公司上海万溯进行加工生产,加工产品主要为Beta-烟酰胺单核苷酸。此外,康鹏科技为上海耐恩提供技术服务及生产相关配套服务。

  根据问询回复,上海耐恩选择在租赁的上海万溯第12车间内委托上海万溯进行加工。双方在人员及生产工艺管控、原材料采购等方面存在交叉。

  此外,康鹏科技还存在频繁、金额不等的关联方资产转让、关联方股权转让。

  据环球网报道,粗略计算,2016年-2019年上半年三年半以来康鹏科技与十余家关联企业发生关联交易金额合计已达到5.34亿元。

  曾美股上市 私有化期间春华资本入股2018年已退出

  据康鹏科技招股书,公司实际控制人曾在境外搭建红筹架构,并以Chemspec International为境外上市主体在纽交所上市,公司为Chemspec International间接持股100%股权的中国境内公司。2011年,Chemspec International完成私有化并从纽交所退市。2018年,为进行境内IPO,公司拆除了其境外红筹架构,实现控股权回归境内。

  根据Chemspec International上市期间的公告及相关协议,其私有化过程中资金的筹集系通过WiseLion出资600万美元、境外基金公司Primavera Capital(Cayman) FundI L.P.(以下简称“春华资本”)投资6500万美元以及向Standard Chartered Bank (HongKong) Limited债务融资6800万美元。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春华资本及Standard Chartered Bank (HongKong) Limited提供的融资已分别实现投资退出及还款。

  Halide SPV Limited系春华资本在发行人红筹架构上持有权益的境外平台,由Halide SPV Limited向Chemspec International私有化提供股权融资并通过持有并购母公司Halogen的股权而间接持有Chemspec International股权。

  截至春华资本投资整体退出前,春华资本及其关联方分别持有公司红筹架构中境外主体Halogen26.70%股权、持有公司关联方江苏威耳26.70%股权、持有公司关联方皓察众创20.025%股权。

  208年6月20日,WiseLion、杨建华与HalideSPVLimited签署《框架协议》,春华资本通过发行人层面的股权转让以及实际控制人指定主体购买其在江苏威耳、皓察众创及Halogen所持有的全部股权实现投资退出。

  前员工持股公司跃升大客户 招股书数据与客户披露数据矛盾

  据证券市场周刊,根据问询回复函,2019年,都创(上海)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都创科技”)一跃成为康鹏科技功能性材料第一大客户,为康鹏科技贡献销售收入5289万元,占公司当年功能性材料业务收入的34.65%。

  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都创科技均未进入康鹏科技的前五大客户名单。其中,2018年,康鹏科技对功能性材料业务第五大客户日本三菱商事株式会社的销售收入为1006万元。

  以上述数据计,2019年,康鹏科技对都创科技的销售收入至少增加了4283万元,同比增长425.75%。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康鹏科技功能性材料业务的整体收入仅较上年增加了1790万元,对都创科技一家的销售收入增长已超过公司功能性材料业务的全年增幅。换言之,如果没有都创科技“相助”,康鹏科技的功能性材料业务将会出现大幅下滑。

  都创科技成立于2015年1月,初始投资人为王雷和王秋平;2018年10月,王秋平将其持有的都创科技股权分别转让予王雷和许智。其中,许智以50万元认缴资金持有都创科技9.9%股权。

  根据问询函回复,许智原本为康鹏科技的工作人员。2018年3月,许智自康鹏科技离职。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年末,康鹏科技对都创科技的应收账款余额为5341万元,占公司当期对都创科技销售收入的100.98%,约占当期应收账款余额的30.7%。

  根据申报稿,截至2019年6月末,都创科技既没有出现在康鹏科技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也没有出现在公司的前五大应收客户名单中。这意味着,都创科技与康鹏科技的业务往来基本集中于2019年下半年。

  前员工入职新公司一年,就为“老东家”带来总营收占比超过5%的大单,且全部集中于2019年下半年交易,并最终以大额应收账款形式挂账,康鹏科技与都创科技之间的业务形成时间似乎很难用巧合来解释,双方业务往来的真实性有待说明。

  除功能性材料外,2019年,康鹏科技的新能源电池材料业务同样实现了增长,公司当年新能源电池材料实现的销售收入为1.64亿元,同比增长11.94%。

  数据显示,康鹏科技的新能源电池材料业务客户主要为国泰华荣和扬州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和2018年,康鹏科技向上述两家公司合计销售新能源电池材料1.16亿元和1.28亿元,分别占当期新能源电池材料业务收入的97.48%和87.67%。

  2018年和2019年,康鹏科技分别向国泰华荣销售新能源电池材料4966万元和7433万元。与康鹏科技披露的销售数据相比,国泰华荣母公司披露的采购数据要明显偏低。

  工商资料显示,国泰华荣的母公司为江苏瑞泰新能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泰新材”)。截至目前,瑞泰新材持有国泰华荣91.14%的股权。

  据瑞泰新材披露,2018年和2019年,公司对康鹏科技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438万元和6887万元,分别较康鹏科技披露的销售数据少了528万元和546万元。

关键词:,

标  签:

同类资讯

  1. 2021-03-15 23:02

    华安财险呼伦贝尔中支违法遭罚 未按规定用条款费率..

  2. 通联支付盛付通遭举报 资金结算业务风控未落实到位
    2020-11-10 23:14

    通联支付盛付通遭举报 资金结算业务风控未落实到位..

  3. 2021-03-15 23:02

    美股周三分化 “末日博士”鲁比尼:美股泡沫严重..

  4. 2021-01-06 06:50

    上银基金新发一债基 固收总监高永"1拖5"业绩平平..

  5. 长园集团财务造假遭罚50万 曾连续2年各虚增利润过亿
    2020-10-30 11:17

    长园集团财务造假遭罚50万 曾连续2年各虚增利润过亿..

  6. 2021-01-06 06:50

    中信证券山东7宗违规遭责令改正 2营业部员工收警示函..